關於部落格
empty
  • 1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活著!

活著!

桌面上有一缸金魚,只有兩條。它們遊弋著,自由自在的,不知它們有沒有思想。我看著它們,想著它們、想著我自己和人類。

地球,真不可思議啊,它的溫度,不是很高,又不是很低。最熱的夏天,太陽曬著我,我只是流一通汗而已。最冷的冬天,大雪封山,我貓在屋裏,烤著柴火,溫和得很。

真是巧,地球與太陽之間的距離,恰到好處,正可以讓我們活著。

如果地球和太陽的距離再近些,或再遠些,地球的溫度熱或冷到人不可以活,不也是可能的事的嗎,這樣,地球不正如星空中那些沒有生命的星球嗎。

何以適宜的溫度、濕度、陽光、土壤和空氣就能誕生生命呢?何以生命的形式又如此紛繁?

我十分茫然。

人是高等的動物,他高高在上,主宰萬物,也太高貴;人對其他一切生命可以生殺予奪,為所欲為,也太殘忍。當代學者周國平最近撰文說:人是最殘酷的動物。話不中聽,人卻分辯不得。

在飯桌上吃飯吃肉的時候,我總會生出一些怪怪的想法來。

動物們不知是否也有智慧,是否也有喜怒哀樂。它們大概也是有的。我有時感覺還是做和尚好,不殺生,慈悲為懷,這樣內心會更安靜些。然而嘴卻不願意受苦,幾天不沾葷腥,才又真正覺得做和尚太難。

我聽說,有一個屠狗場,每天只要一開始殺狗,剩下的群狗就齊吠起來,哀嚎不止,這是何等的慘烈。二戰時期,德國的奧斯威辛集中營,每天都大批地殺猶太人,其他被關押的人,那時候的心境,應該與狗的同伴被殺時那些活著的狗的心境是一樣的。

據說銀河系有五十至一百萬顆像地球一樣的有生命的星球,我們大都希望如此。總有一天,每個星球上的高等生命會建立起聯繫來,人類已經在進行著這樣的努力。據說人類已經在向外太空發射著自己的訊息,並時刻準備著捕獲外太空生命傳遞給地球的資訊。

人與外太空生命建立聯繫,也許我們會感到欣喜,其實也未必,如果他們有能力將我們象狗一樣地殺伐,我們還能高興它們的存在嗎?

當我一半清醒一半醉的時候,我看人的面貌都有些變形,看人的舉止也都有些變形,我自己的思想也有些變形。我躺在沙發上,看我牆上掛著的字,都在飛速地跑,或是象仙女在散花。

那時,我覺得我好些長期堅持的觀念、行為都錯了。我想借酒壯膽做些我從來都不曾做的事情或說些我從來沒有說過的話來,但又怕別人都清醒著,我一個人醉著。

不敢醉的心態使我總是用特別的方法讓自己醒過來,清醒地活著,就象眼前玻璃缸裏的那兩條金魚一樣,悠閒自在,像是不厭魚缸之小,不羨江河之大。

有哲學家說,人未成形的時候,也就是一攤粘液,死後,也不過是一把灰。人就是粘液、灰,是的!難道不是嗎!

人,自己能把那一攤粘液變成能創造愛、美和快樂的活物,活著的意義大概也就有了。死後的那一把灰,就讓它隨風而去吧!

Warm Up With a Hot Hopper Persimmon, Fig & Orange Cheesecakes Gift Ideas for Father’s Day Salted Caramel & Roasted Almond Clusters My Easy Mutton Biryani How to Deal with The Fights, The Nightmare In-Laws, and Drunken Grandmas With Beau Cook (MasterChef) & Carol Selva Rajah Hazelnut Crinkle Cookies Thomas & Friends Cake The Very Versatile Tea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